中国学术杂志网

针刺治疗失眠腧穴配伍的概况

 论文栏目:针刺发展论文     更新时间:2017/12/6 11:33:45   

摘要:针灸临床疗效的关键是选穴和用穴,针灸疗效受到腧穴配伍的直接影响,而失眠在现代社会背景下发病率及年轻化比率明显上升,使得采用绿色、安全的针灸疗法治疗失眠成为社会的热点和多领域的研究热点。结合失眠的病因病机,针刺治疗失眠的腧穴可在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的大原则指导下“千变万化”地配伍,这种“千变万化”则基于对失眠和腧穴的机制、腧穴配伍效应和规律等多方面更深入的研究。本文对近年来国内针刺治疗失眠的研究从腧穴配伍规律、腧穴配伍效应、腧穴配伍机制三个方面进行概括及分析,对基于腧穴配伍的针刺治疗失眠的研究提供依据及展望。

关键词:腧穴配伍;失眠;针刺

腧穴是疾病的反应点和针灸等治法的刺激点,腧穴配伍[1]是以中医理论为基础,遵循针灸选穴原则,结合疾病和腧穴特性,将两个或两个以上腧穴进行配伍,通过腧穴间的协同效应从而治疗临床疾病、提高临床疗效的方法。针灸是在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的大原则下通过刺激腧穴治疗疾病,选穴和用穴是决定临床疗效的关键,因如何选穴即腧穴配伍直接影响着针灸的疗效,因而成为近现代国际针灸领域研究的热点。失眠属于中医“不寐”范畴,是以经常不能获得正常睡眠为特征的一类病证,临床表现为睡眠时间、深度不足,轻者入睡困难,或寐而不酣,时寐时醒,或醒后不能再寐,重则彻夜不寐,对正常的工作、生活、学习及健康都有一定影响[2]。现代化社会背景下,快节奏的生活和工作使得该病的发病率明显上升,且发病年龄越来越年轻化,运用绿色、简便验廉的针灸疗法治疗失眠备受推崇,成为针灸甚至其他多领域的研究热点。本文基于腧穴配伍,从规律、机制、效应三方面对近年针灸治疗失眠的文献进行总结概述如下。

1腧穴配伍规律

1.1源于古代医籍的腧穴配伍规律

古代医籍为我们提供了很多腧穴配伍的规律,如特定穴的使用:黄东挺[3]认为失眠与心、脾、肾虚损有关,“五脏六腑之有疾,皆取其原也”,其采用原俞配穴法选神门配心俞、太白配脾俞、太溪配肾俞以养心安神、镇静安眠,总有效率为95.59%。马新平[4]通过八脉交会穴阴跷脉之照海、阳跷脉之申脉调整阴阳治疗失眠20周后症状较前改善,总有效率为95%。张治强[5]依据膀胱经“从巅入络脑”“脑为元神之府”理论选取膀胱经心、脾俞、肺俞、肾俞配伍治疗失眠,总效率为73.3%,体现远端选穴“经脉所过,主治所及”。

1.2源于文献数据库的腧穴配伍规律

随着研究的深入,研究者们将文献数据库中所有失眠的文献中选用的腧穴进行频次的统计、归类,从而寻求治疗失眠的腧穴配伍规律。张治强[5]分析近年30篇文献失眠腧穴配伍规律为头面部选用百会、四神聪、安眠,背部选用心俞、肝俞、脾俞、肾俞、胆俞,四肢部选用四肢末端穴位相配伍治疗效果较好。黄凯裕等[6]采用数据挖掘技术分析针灸治疗失眠的腧穴配伍规律,发现神门穴使用频次最高,督脉选穴最多,头面颈项部位选穴最多,多以局部取穴和远端取穴配合为法,特定穴中选取交会穴最多,穴位间相关性最高的是太溪-四神聪-神门,核心穴对共10组:涌泉、阴陵泉、太阳、大陵,阳陵泉、合谷、行间、肝俞,丰隆、内庭,申脉、照海,风池、太冲,心俞、脾俞,安眠、足三里,百会、内关,三阴交、神门、四神聪,膻中、关元、神道、大椎。兰颖等[7]纳入404篇耳穴治疗失眠的国内外文献运用数据挖掘技术从配伍分析耳穴治疗失眠选穴规律:常用的耳穴为神门、心、皮质下、肾、交感、枕、脾、内分泌、肝及垂前,以前6个耳穴配伍常见。耳穴配伍中以神门为主穴配心和皮质下,以心为主穴配肾、皮质下效果显著。王晓岚等[8]将近年针刺治疗失眠的临床报道收集总结组方特点为:申脉配照海、神门配三阴交、背俞穴、四神聪等奇穴及透穴,治疗效果优于常规选穴。

2腧穴配伍机制

纵观文献,目前腧穴配伍研究中机制的研究较为缺乏,李鑫举等[9]从影像学、分子生物学、形态学三个方面对腧穴配伍进行分析及总结:影像学研究显示,腧穴配伍激活特定区域脑功能,调节其功能、增强其功效,对疾病产生特殊治疗作用;分子生物学研究表明,腧穴配伍较单穴改变了其代谢产物及调控生理功能的相关物质;形态学研究表明,腧穴配伍与单穴关联的神经元在脊髓节段和区域有一定的相似性和特异性。失眠的机制研究现在仍比较缺乏,目前研究多认为与神经系统内结构与递质等密切相关。

2.1对中枢神经递质的影响

胡金凤等[10]研究头部透穴(神庭透前神聪、左头临泣透左神聪、右头临泣透右神聪、后神聪透强间)治疗失眠在总有效率、PSQI中睡眠质量、入睡时间及总积分、血浆5-HT含量均有提高。邵丹等[11]采用酶联免疫吸附法研究针刺五脏俞(双侧肺俞、心俞、肝俞、脾俞、肾俞)治疗失眠可明显增加PCPA所致失眠大鼠下丘脑内抑制性递质GABA及GABAA的含量,提高深慢波睡眠量。周艳丽[12]选针刺内关组、足三里组、申脉和照海组调节PCPA失眠大鼠的睡眠,各组大鼠脑内5-HT免疫阳性细胞数量明显增多,申脉和照海组大鼠脑内5-HT免疫阳性细胞数量增多更明显。

2.2对免疫机制的影响

[13]周艳丽等[14]研究表明针刺申脉组、照海组、神门组、足三里组大鼠脑内IL-1、TNF-α均有明显升高,内关组、三阴交组大鼠脑内的IL-1含量和三阴交组大鼠脑内的TNF-α含量升高,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对γ-氨基丁酸影响[13]刘祖丽等[15]发现针刺百会穴、电针足三里和三阴交5周后,失眠大鼠下丘脑GABRA1mRNA和GABA阳性细胞表达较模型组明显增多。

3腧穴配伍效应

腧穴配伍可以加强腧穴间的协作,相辅相成,进而提高疗效,这体现了腧穴配伍的协同作用[16]。腧穴配伍之后可能产生拮抗作用,削弱或使得原来单穴的作用消失,这体现了腧穴配伍的拮抗作用[17]。腧穴配伍效应由腧穴间差异性和特异性决定,受到穴位间相互作用、机体状态、针刺手法的影响[18]。

3.1腧穴配伍协同作用

陈力[19]对三组患者电针治疗,三组分别取四神聪与风池配伍、百会与神门配伍、印堂与神庭配伍,三组总有效率分别为72.73%、77.27%和95.45%,印堂与神庭配伍电针治疗失眠疗效显著,优于其他两组。

3.2腧穴配伍拮抗作用

腧穴配伍拮抗作用一方面相关研究较少,尚未引起研究者的广泛关注,另一方面因疗效不佳[20],临床专门针对腧穴配伍减轻针刺治疗失眠的文献几乎没有,多体现在与协同作用较好的研究中的对照组中。

4问题与展望

失眠在临床上具有顽固性、反复性、多变性,属于中医学上的“不寐”范畴,在《内经》中又称为“目不瞑”“不得眠”“不得卧”。《素问》中有记载“人有卧而有所不安者,何也?……脏有所伤及,精有所寄,则安,故人不能悬其病也。”“胃不和则卧不安。”“逆气不得卧,而息有音者。”《难经》认为“血气衰,肌肉不滑,荣卫之道涩,故昼日不能精,夜不得寐也。”《景岳全书》中指出“寐本乎阴,神其主也,神安则寐,神不安则不寐。其所以不安者,一由邪气之忧,广由营气之不足耳……饮浓茶则不寐,心有事亦不寐者,以心气之被伐也……无邪而不寐者,宜以养营气为主治,即有微痰微火皆不必顾,只宜培养气血,血气复则诸症自退,若兼顾而杂治之,则十曝一寒,病必难愈,渐至元神俱竭而不可救者有矣……有邪而不寐者,去其邪而神自安也”。《医宗金鉴》指出不寐的五大病机,“一曰气盛,一曰阴虚,一曰痰滞,一曰水停,一曰胃不和”。《医效秘传》分析不寐的病机为“夜以阴为主,阴气盛则目闭而安卧,若阴虚为阳所胜,则终夜烦扰而不眠也。心藏神,大汗后则阳气虚,故不眠。心主血,大下后则阴气弱,故不眠。热病邪热盛,神不精,故不眠。新瘥后,阴气未复,故不眠。若汗出鼻干而不得眠者,又为邪入表也。”失眠是由情志内伤,饮食不节,久病体虚等因引起的阴阳失调,阳不入阴致心神失养、心神不宁的病症,与人们生活习性及环境密切相关,临床上通过不同脏腑辨证论治失眠症,多取得良效[21]。结合失眠的病因病机,针刺治疗失眠的腧穴可在整体观念、辨证论治的大原则指导下“千变万化”的配伍,这种“千变万化”则基于对失眠和腧穴的机制、腧穴配伍效应、规律等多方面更深入的研究。我们需要通过充分利用现代统计学和数据挖掘技术,分析挖掘失眠的针刺选穴规律,为临床针灸治疗失眠选穴提供参考依据[22]。

作者:耿连岐 单位:滨海新区中医医院针灸科

学术网收录7500余种,种类遍及
时政、文学、生活、娱乐、教育、学术等
诸多门类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针刺发展论文
@2008-2012 学术网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经营许可证
主机备案:200812150017
值班电话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间值班
400-675-1600

投诉中心
13378216660
咨询电话
唐老师:13982502101
涂老师:18782589406
文老师:15882538696
孙老师:15982560046
何老师:15828985996
江老师:15228695391
易老师:15228695316
其它老师...
咨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业务
综合介绍
在线投稿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会员评价
官网授权
经营许可
关于我们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